尊宝娱乐平台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化 > 热点

为何骆宾王痛骂武则天之后还会被女皇点赞

发布日期:2018年01月11日   文章来源:国学精粹与生活艺术   作者:
[打印本页] 【字体大小:
  七岁写下“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”的骆宾王,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人。戴着“神童”、“初唐四杰”光环的他,写起战斗檄文也毫不手软,甚至还赢得了被骂者——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本人的点赞。   《见字如面》第十期“古韵”中,著名配音演员徐涛声情并茂地现场演绎了骆宾王的千古名篇,即被誉为“古今第一骂文”的《为徐敬业讨武曌檄》。读到激昂处,徐涛直接把信纸抛向空中,观众们被瞬间带入了骆宾王当年热血贲张的亢奋中。   公元684年,武则天废唐中宗立睿宗,临朝称制。为此,徐敬业准备以匡扶李唐王室为由,针对武氏的倒行逆施在扬州起兵造反。于是,随军秘书骆宾王写下这篇昭告天下的公开信以壮声势,居然很快就招募到了十几万兵源共襄义举。尽管这场“扬州叛乱”很快被30万官军所平息,但却因骆宾王的这篇“讨武檄文”而青史留名。   这篇战斗檄文写得叙议相间,情理兼具,笔端带感,气势浩荡。据说,武则天本人看到这篇要讨伐自己的文章之后居然对作者肃然起敬,大为赞叹,并斥责丞相说,你怎么可以错失掉像骆宾王这样的不世之才!   骆宾王文中对武皇毫不客气。开篇就把斥她妖媚惑众,又从个人隐私到政治观点,方方面面,林林总总,里里外外揭了个底儿掉,骂了个痛快。但他这样做并非是为了简单地泄愤,而是为了将武氏干政对李唐王室的危害昭告天下,直接点破了当时大唐朝廷的岌岌可危:“当恶龙的口水流淌于宫廷,就预示着华夏的基业将要衰亡”!     骆宾王像 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  骆宾王的行文逻辑非常清晰。他在揭穿武氏野心之后,适时把徐敬业由幕后引到了台前。他介绍说,徐乃“大唐旧臣,公侯长子”。那他为什么要起兵造反?无非是要“安定社稷,天下百姓的失望需要平复,宇内人心之所向需要顺应”而已。在证明了徐敬业讨伐武氏是正义之举后,骆宾王又举证徐敬业的实力:“铁骑成群,战车相接”,“仓储之积多到发霉”。最后他感叹道“以此制敌,何敌不摧!以此图功,何功不克!”   以振奋人心之语、发人深省之言,刺武皇七寸,壮义军声威,这是文章所要达到的最终效果。拆信人史航评价说,第一段怒揭武氏发家黑历史,骆宾王作为大唐忠臣,文章中带着匡复正义的情怀,通过这种描述刺激的是听众的荷尔蒙,升华的却是正义感。   在做好前两段论证之后,末段直接动员号召。骆宾王先是用大义和情感打动各方力量,然后恩威并施,正告满朝文武官吏须认清形势,凡参与匡复李唐者,共享富贵;若有执迷不悟,首鼠两端者,只有死路一条。该文最后以一句“请看今日之域中,竟是谁家之天下”作结语,气势磅礴,充满必胜信心,成为传世的警世金句。   就这样,才高八斗的骆宾王激扬文字,把一纸讨伐檄文写得澎湃激越,文采斐然,为自己的等身著作中又添一章千古名篇。   附:信件白话译文   请看今日之域中,竟是谁家之天下   骆宾王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 公元684年   那个非法把持朝政的武氏,绝非良善之辈。她出身卑下,当初只是太宗皇帝的才人,曾借更衣的机会得以奉侍左右。等到太宗去世,她便秽乱春宫。隐瞒了先帝对她宠幸的事实,图谋后宫专宠的地位。嫉妒成性,蛾眉不肯让人。妖姿艳语,狐媚偏能惑主。终于穿上了皇后的华服,却让国君陷于乱伦的境地。她以蛇蝎为心、豺狼成性,亲近奸佞,残害忠良,杀姐屠兄,弑君害母,人神之所共嫉,天地之所不容。尤其是她还包藏祸心,窥窃帝位。国君的爱子,被她幽禁在别宫。盗贼的亲友,却都委以重任。天呢!我们没有霍光这样的忠臣,没有灭吕后的刘章。当民谣唱起了“燕飞来,啄皇孙”,就知道汉家王朝的气数将尽。当恶龙的口水流淌于宫廷,就预示着华夏的基业将要衰亡。   我李敬业是大唐旧臣,公侯长子,奉先帝之成业,荷本朝之厚恩。当年,商纣王无道,他的哥哥离开了他,那是符合天道的。后宫将乱,桓谭流泪隐退,那不是没有意义的。因此,我愤然起兵,志在安定社稷,天下百姓的失望需要平复,宇内人心之所向需要顺应,高举义旗,以清妖孽。南连百越,北尽三河,铁骑成群,战车相接。海陵粟米泛红,我们的仓储之积多到发霉。江浦黄旗烈烈,我们的匡复之功指日可待。战马鸣而北风起,剑气冲而南斗平。怒喝则山岳崩颓,叱咤则风云变色。以此制敌,何敌不摧!以此图功,何功不克!   诸位或是世代的封爵,或是皇室的姻亲,或是身负重托的将军,或是先帝遗命的大臣。先帝言犹在耳,忠心岂能忘怀。一抔之土未干,六尺之孤何托? 如果真能转祸为福,对得起先帝辅佐了皇上,共同立下了勤王的功勋,没辜负先皇遗命,那么所有封爵赏赐,咱们同指山河。如果有谁眷恋穷城,徘徊歧路,看不清大势所趋,必将遗留后患,最终家破人亡。请看今日之域中,竟是谁家之天下!   本檄文发至州郡,传达给所有人。   附:信件原文   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   骆宾王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 公元684年   伪临朝武氏者,人非温顺,地实寒微。昔充太宗下陈,曾以更衣入侍。洎(jì)乎晚节,秽乱春宫。潜隐先帝之私,阴图后房之嬖。入门见嫉,蛾眉不肯让人;掩袖工谗,狐媚偏能惑主。践元后于翚(huī)翟,陷吾君于聚麀(yōu)。加以虺蜴为心,豺狼成性。近狎邪僻,残害忠良;杀姊屠兄,弑君鸩母。人神之所共嫉,天地之所不容。犹复包藏祸心,窥窃神器。君之爱子,幽之于别宫;贼之宗盟,委之以重任。鸣呼!霍子孟之不作,朱虚侯之已亡。燕(yàn)啄皇孙,知汉祚之将尽。龙漦(chí)帝后,识夏庭之遽衰。   敬业皇唐旧臣,公侯冢子。奉先帝之成业,荷本朝之厚恩。宋微子之兴悲,良有以也;袁君山之流涕,岂徒然哉!是用气愤风云,志安社稷。因天下之失望,顺宇内之推心,爰举义旗,以清妖孽。南连百越,北尽三河,铁骑成群,玉轴相接。海陵红粟,仓储之积靡穷;江浦黄旗,匡复之功何远。班声动而北风起,剑气冲而南斗平。喑呜则山岳崩颓,叱咤则风云变色。以此制敌,何敌不摧!以此图功,何功不克!   公等或居汉地,或叶(xié)周亲,或膺重寄于话言,或受顾命于宣室。言犹在耳,忠岂忘心!一抔之土未干,六尺之孤何托?倘能转祸为福,送往事居,共立勤王之勋,无废大君之命,凡诸爵赏,同指山河。若其眷恋穷城,徘徊歧路,坐昧先几之兆,必贻后至之诛。请看今日之域中,竟是谁家之天下!   移檄州郡,咸使知闻。
(责任编辑:梦月)
0

反邪教网群

合作媒体

关于我们编辑信箱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
尊宝娱乐平台亚虎娱乐官网首页亚虎国际娱乐客户下载齐乐客户端
优乐娱乐齐乐娱乐优乐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
优乐娱乐亚虎娱乐官网首页亚虎国际娱乐客户下载龙8娱乐老虎机
尊宝娱乐平台尊宝娱乐手机版尊宝国际官网齐乐客户端
优乐娱乐齐乐娱乐优乐娱乐龙8娱乐老虎机